尿素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尿素泵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资讯】章龄之愿为爱奋不顾身做演员很爽很颠覆吴卓玲

发布时间:2020-10-18 14:35:11 阅读: 来源:尿素泵厂家

章龄之

一出道就挑梁海岩大戏而倍受关注的“岩女郎”章龄之在电视剧《风车》中一改往日清纯形象,大胆转型扮演了性格倔强、敢爱敢恨的女主角单红,与李晨、霍思燕展开了一段恩怨纠葛的三角恋。她的出场如同出道,跳着舞入戏。但是,即便再一次大秀舞蹈功底,《风车》中的单红也一点没有当年《舞者》中金葵的影子。演技的日臻纯熟,让她不断颠覆形象,并享受其中。“我接的角色两极分化还是蛮大的,其实这就是做演员很爽的地方,我可以去享受演绎完全不一样的角色,在戏中经历不同的人生。”

或许真是因为她演的戏都很不同,又总能让你入戏很深。真实的章龄之,会给你那样一种特殊的感觉:似曾相识却又仿佛从未见过!除此之外,就是一种清新自然,如同扑面而来的一阵清风——以下为《mistyle》杂志的专访内容:

ME:听说你最近在忙于拍新戏《千里渡江第一船》,拍摄的进度怎样?

章龄之:对的,刚杀青回到上海。

ME:《千里渡江第一船》是怎样一部戏?你演怎样一个角色?

章龄之:《千里渡江第一船》拍摄的是渡江战役的全过程,我和陈龙饰演的角色在渡江战役时都有原型。因为渡江需要船,解放军在对岸被堵住了,无法过江去打国民党。“我”是渔家的女儿,从小在长江边长大,“我”老爸是渔船的老大。渡江的第一条船可是“我”撑过去的哦。

ME:我有看到你的那张剧照,麻花辫、一脸土,在剧中你会总是这样的形象吗?有没有担心展示不了最美的形象?

章龄之:是的,特别土。我拍这部戏时化妆时间只有十五钟,而且和男演员一起。我说十五钟是怎么化妆的?我第一次进化妆间就把我整个人涂黑,小辫子就编一下。我说没了?化妆师说没了!我说眼线不化吗?化妆师说要什么眼线啊,把自己涂的越丑越土就行了。我去现场的时候,我说就这么对我是吗,化妆师说多自然啊,我说你也够厉害的吧,把原本那么洋气的一个人化的那么土,化妆师说你又来自捧了。不过拍戏的过程还挺愉快的,因为八一厂老拍这种战争题材戏,拍摄进度还是蛮快的。我第一个星期一直是在适应当中,但还是一个月就拍完了。拍戏是用空子弹壳,可是声音跟真子弹一样响,我有两天是耳鸣的,别人叫我我听不见,间歇停在各种惶恐当中。

我之前拍过漂亮的戏,我觉得我是一个演员,演员要服务于角色,不是服务于自己的。我的形象,我的妆容对戏怎么合适可以怎么来,我都无所谓的。

ME:拍戏之余,是不是“拼命”洗脸、护肤?有没有新的美容秘籍跟大家分享?

章龄之:拍戏的时候现场把泥土往脸上涂啊,前天杀青,今天回家洗澡搓了两个小时,不停的搓,皮肤都搓红了。拍这部戏有点点遭罪,拍戏第二星期的时候,早上起来出屋照镜子,我挺恨自己的:这女孩怎么这么丑这么臭啊。女孩子嘛,内心都是爱漂亮的。其实挺超越的,每一个角色都是一个新的尝试,过来了,就觉得说我可以唉,我可以忍受到这种地步,觉得这也是一种挑战。

ME:那你撑船撑得动吗?拍这样的戏辛苦吗?影片什么时候上映?

章龄之:第一天撑船的时候就在原地打转,因为是用竿撑的,不是用桨划的。真的在太湖上撑,撑的时候还是挺费劲的。第二天拍戏我提前去的,一直在练,后来我和当地的渔家也成了好朋友,一直去了解他们的生活,因为一个月的时间要完全融入角色有点困难,我之前是在上海长大的孩子,对这种生活有点陌生,我在撑船的时候和他们聊天,和他们打成一片,慢慢理解生活在江边平民百姓的心态,特朴实自然,生活在他们中挺温馨的,感觉到这点之后去演就好了。戏中我演一个十九岁的女孩,平时傻傻的,因为喜欢上一个男孩(男一号),她愿意为他撑船渡江,这种爱是很朦胧的,就是年轻女孩第一见到这个男孩,就觉得挺好玩的,挺有意思的,就想帮他,但怎么体现出这个角色的可爱不是朴实就完了的,平时有一些小细节就是她会忘了自己该干嘛,在这一块我会去涉及多一点,去塑造她的真实可爱。我就想吃下苦,我接的时候心里很忐忑,就觉得自己能不能接受到这样的程度,其实挺怕的,戏里流露出的都是我真实的感受。我觉得电影都需要一些真实的东西再加上个人塑造角色的能力,这个角色就完成了。这部片子作为献礼片会在明年八一上映,就像今年的《飞天》一样是献礼片。

ME:最近我也在看热播的《风车》,这是你的第一部年代戏吧?怎么跟单红这个角色结缘的?

章龄之:嗯,这是我接的第一部年代戏,我投入了很多很多的心血。因为戏里的感情很纠结嘛,又有年龄跨度,我没演过年代戏,第一个礼拜我一直在掉头发,化妆师问我拍完这戏要不要去种发,你可以在戏中看到单红前面的头发特别少。

当时见了导演,导演就问了《舞者》是你演的吧,我说是。而且我说不好太溜的北京话,导演说单红是一个特别的角色,一直在文工团是跳舞的,有插队落户那一段,不是一直在大杂院,北京话不好也是很正常,导演说我可以就这样。我也知道整个班底有小宋佳、杨立新、韩童生、李晨、霍思燕,我挺有压力的,我就抱着跟他们去学习的心态。整个剧组相处得就像一家了,所有演员都非常努力,我希望大家能爱看《风车》。

ME:听说拍《风车》,你献上了荧屏初吻,第一次拍吻戏会不会有点心慌?那场戏有没有NG?

章龄之:啊,我当时都没时间心慌。对戏的李晨不知道我是第一次拍吻戏,导演说让我们看着办,李晨就对我说先左后右,再左边,然后摸着头摸着背转个圈就行了,然后就拍了,二三条就过了。本来我想吃了大蒜再拍的,就觉得对他不厚道,哈,下次拍吻戏我一定吃大蒜。

ME:片中,你跟霍思燕都深爱李晨,你觉得你们爱的境界有什么不同?

章龄之:兆欣是生活中的好女人,哪一个男人娶了她都会很幸福。单红和梁尘是相爱的,我们曾和导演商量最后单红要不要和梁尘走到一起,我觉得单红和梁尘是很爱很爱的,爱到两个人很像。单红比较有性格,敢爱敢恨,特别的执着,这样的女性也要付出代价,要为自己的执着付起责任。兆欣为了男人可以去忍辱负重的一个女人,他们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女性。如果最后单红和梁尘走到一起,那兆欣岂不是很悲惨,她因为她的家庭、父亲、哥哥,她要去背负这样的一个人生。如果选择最爱最终走到一起当然是最好的结局,但像梁尘和单红这样,单红就必须改变一下自己的倔强和风风火火。

ME:现实中,你会为了爱情不顾一切吗?怎样的男人才会让你有这样的心?

章龄之:我觉得我会。我一直在长大,拍《舞者》的时候也许我完全会为感情不顾一切,当年龄到一定程度,想要一个家,想要一个稳定的生活,会为爱的人改变自己一些东西,但在不触碰底线的情况下,不是把性格都改了,我觉得这样性格才有饱和度。如果碰到一个好男人,我还是愿意为他付出。

ME:不为难你了,回到说你的角色,《舞者》金葵梨花带雨、楚楚可怜,《包三姑》里的杨八妹大大咧咧、侠骨丹心,《情定大饭店》里的乔伊娜个性张扬、耍宝搞怪,《风车》里的单红性格倔强、敢爱敢恨,你演的这些人物当中,你更喜欢哪一个?谁更像你?

章龄之:我接的角色两极分化还是蛮大的,其实这就是做演员很爽的地方,我可以去享受演绎完全不一样的角色,在戏中经历不同的人生。谁都想演乔伊娜那样耍宝的戏,每一个动作,每一个眼神,每一句台词都是精心设计好的,演的过程很爽。要说和自己像的比较多的还是生活化的金葵、单红,其实每一个角色多少都有自己生活中的影子。

ME:《风车》、《三十而立》、《情定大饭店》里你都有大肚子的戏份,三部戏演下来对怀孕、当妈妈有什么特殊的体会吗?

章龄之:演《风车》是第一次当妈妈,再演大肚子的戏我就会特自然的当妈妈,我自己也很喜欢小孩子,我有的同学也当妈妈了,我觉得女人到了一定年龄自然而然充满母爱。演孕妇的时候老是想着肚子里的孩子,走路做事都要顾及肚子,演孕妇可能状态是游离的,别人跟你说什么,你可能不跟她交流,因为你满脑子都是肚子里的小生命,你不可能不管的。也许我自己有孩子时我才能真正体会那种感觉,现在只是去琢磨尽可能把角色演好。

ME:现在,跳舞、唱歌对你来说只是爱好吗?会有在演员之外其他领域发展的计划吗?

章龄之:我现在很享受演戏的过程,我没想做太多,只是想把戏演好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演的角色,如果大家能够理解我当时付出的努力,我就会很开心很开心了。跳舞一直在跟进,我觉得做演员保持这个东西是很必要的,我接下来会尝试打戏,会接古装戏。我想把没演过都演一遍,只要剧本有发挥的空间我就会去接。

ME:平时你都会做些什么?你有喜欢的偶像吗?演艺道路上,哪些人对你影响最大?你希望自己未来能做到怎样?

章龄之:平时喜欢看碟,运动。我平时会保持运动,我觉得做演员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,不然接不了工作,很耗体力的,身体最重要了。我比较喜欢安吉丽娜·朱莉、汤姆·汉克斯、金·凯瑞。

我很感谢海岩老师和成龙大哥,没有这两位,我可能不会进入这一行。我没想过把自己定位怎么样,我就做好我自己,演好每个角色就足够了,只要大家喜欢我的戏,我就会一直演下去。

共2页: 上一页12下一页

塔柏

杀虫公司

地磅传感器

三伏贴膏药布